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竞争情报

栏目导航

站内搜索









健康码:数字防疫“通行证”与数字社会“新身份”

疫情凶猛,而工作生活还要继续。

随着我国疫情发展得到有效控制,复工复产成为全国人民都在操心的头等大事。但现在只要外出,我们除了面临之前安保人员的“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去哪里”的灵魂三问之外,如今还要接受第四重拷问“你是否安全”。

就从我自己的身边案例来说。我所在的三线小城先是在春节后一再推迟开工时间,而所在小区在春节后推出了“一个家庭两天可出门一次采购”的出入证明,业主和租客的证明还区分了不同的颜色,出门也要核对身份信息。而一直到2月下旬,本市再无新增病例后,部分企业开始复工复产,小区居民又开始要去单位开出复工证明,再回来社区办理工作出入证明。

最近一个月内,可以看到尽职尽责的社区工作人员,在门口核对着每个人手里各种颜色的出入证。几只共用的圆珠笔,只能显示二十几度的测温枪,字迹潦草的登记簿,几把酒精喷壶,成为这场防疫战争中普通社区仅有的武器。

作为非常时期的防控措施,这些手段可以有效控制社区居民的外出频次,可以防止外来人员的进入。但随着疫情的缓解,更多复杂的出行场景正在出现,比如,从没有疫情发生地返回的小区居民是否还要隔离14天?本小区居民要去外地短暂出差,是否还能回到小区?外面人员是否能安全进入小区?凡此种种,让这些线下的核查要么毫无用处,要么影响众人的生活。

在线生成的疫情防控的“健康码”,就成为线下疫情防控的有效补充,也成为满足人们多场景出行和防疫需要的“数字健康身份证”,帮助人们应对“第四重问题”的拷问。

然而现实场景还是更复杂一些的。我的一位亲戚春节待在老家,近日想回到小区。本省的健康码刚一推出,他就第一时间做了申请。但是询问了社区负责人,还是需要他在当地的村委会和卫生院出具一份本人身体健康、无外出的证明,才能顺利回到小区。

新生事物总是要经历一个曲折的被认知和普及的过程。大数据背书下的健康码,首先要和传统防疫手段长期并存一段时间,同时其功能和体验也会不断迭代和完善。以目前全球疫情蔓延的趋势来看,我国疫情防控形势将会更加严峻和复杂。全国开始推行的健康码能否成为常态化的疫情防控机制,如何真正确保健康码信息的安全、真实和有效,依然是接下来这项“数字健康身份证”需要面临的问题。

疫情催生出的健康码,到底是怎么工作的?

春节过后,为响应深圳和杭州市政府关于企业复工、人员返城等疫情防控需求,腾讯和阿里几乎同时在两地推出了个人疫情信息登记的“健康码”。

腾讯健康码继深圳大力推行之后,又迅速在北京、广东、四川、云南、天津、贵州等近20个省份陆续上线,覆盖广州、武汉、福州等300多个市县,并陆续实现多地“码”的互信互通互认。阿里的健康码首先在杭州的余杭区试运营,2月11日在杭州全市推行,实施市民和返杭人员的“绿码、红码、黄码”三色动态管理。到2月底,全国可在支付宝申领健康码的城市已超过200城,其中浙江、四川、海南、重庆、上海、云南、山西、湖北等省市实现全覆盖。

2月29日,国家政务服务平台推出“防疫健康信息码”,公众可以通过“国家政务服务平台”微信小程序中“防疫信息码”入口,或者部分省市的公众也可以通过微信城市服务中“防疫健康码”入口进行健康码的申领。

健康码的推出解决了哪些抗疫难题?

1、代替纸质通行证,成为证明居民身份和健康状况的电子化路条。手机填报代替了手动填写纸质记录单,避免了登记点的交叉感染;

2、线上防控数据收集,方便疫情信息申报和汇总,避免基层的纸质表格填报录入和层层汇总上报,节省大量疫情管理工作;

3、健康码数据的互通互认,方便居民跨区域出行和城市防控人员的核查,极大提升了居民出行效率和防疫检测的效率;

4、数据实时更新,如出现新发疫情感染情况,可以使防控部门第一时间采取应对措施。

健康码是如何工作的?

作为最早推行健康码的杭州,杭州本地居民和返杭人员,需要在支付宝领取健康码,如实填写个人信息,包含姓名、户籍地、出发地、身体健康状况等,系统会根据我们的位置信息获取周边的疫情严重程度,然后综合个人信息给我们的健康状况进行判定,无风险的情况二维码显示绿色,有风险为黄色,严重风险呈红色。

通过微信小程序开通的国家政务服务平台推出的防疫监控信息码,用户也需要通过实名认证进行领取。第一次领取需要用户输入真实的健康信息,确认位置以及联系电话,即可实现健康信息登记。同时,还可以通过信通院和运营商提供的通信大数据行程卡验证居民在14天内达到和途径的城市。

通过以上步骤,我们可以看到健康码的运行逻辑和背后的技术支持。

一、基于国民级应用搭建防疫健康信息码,可以实现统一身份认证系统、统一电子证照系统的接入,保证一人一码的真实有效;

二、通过实名认证后接入卫生、民航、铁路、通信运营商等方面的数据进行大数据分析,核实本人填写的防疫健康信息是否属实;

三、通过认证后的个人的每日健康信息填报以及出行各检查地点的验证扫码,来实现出行记录和位置的数据汇总。

理论上,通过居民的如实汇报和技术分析基本可以判断一个人是否成为新冠肺炎疑似患者的风险,也可以分析是否与感染者有过密切接触,以做出更好的预防隔离提醒。

但在这个过程中,健康码由于应用范围广、注册人数以亿计、多省市同步搭建自己城市的健康码平台,因此也出现了种种的技术问题。

一人多码、信息失真?健康码“闯关”大数据洪峰

健康码从需求提出到产品上线,几乎是在一周时间内完成,尽管产品逻辑并不复杂,但这一产品一经面世,就要在短时间内要成为一款数亿人每天使用的日常功能,要接受来自各个地区不同防疫要求、各类不同出行场景的实际考验。

截至3月中旬,腾讯防疫健康码累计亮码16亿人次,覆盖20省300市,阿里云支持的健康码也已落地24省、逾200个城市。随着健康码一个月内在全国范围快速推行,其中的一些现实场景问题也在快速出现。

首先是健康码的区域互通互认问题。

据报道,一位身处武汉的市民先后按照社区的要求申请了省内、市内、全国以及社区的健康码和通行证,由于她本人准备回广州上班,还提前申请了广东省的“粤康码”和广州市的“穗康码”,每天要在不同的软件上分别打卡。多平台、多应用打卡浪费时间、漏打卡耽误出行的问题成为这些市民每天要烦心的事情。

多地出行和跨省市的工作已经是今天数以亿计的流动人口的现实需求了。然而防疫初期,基于地区自身防疫和人口管控的原因,几乎每座城市、每个省都在分别建设自己的健康码系统。但随着跨省务工和出行的增加,城市之间、区域之间以及省际之间的健康码数据的互通互认已经迫在眉睫。

目前,经过政府和数据平台的努力,部分省份省内数据共享已经实现。浙江、广东与四川、湖南、河南等劳务输出大省,建立起了健康监测互认机制。2月29日,随着国家政务服务平台防疫健康信息码的推出,各地区正逐步实现健康信息码互信互认。

其次是健康码信息准确判断问题。

由于健康码的颜色代表着个人的疫情感染的风险等级,一旦出现“黄”、“红”的情况,意味着该居民处在中高度感染风险当中,需要立即实施7-14天的隔离措施。那么如何能更准确地做出风险预警,既能及时发现高危感染人员,又能避免“误伤”正常人员,就需要充分发挥后台大数据的评判作用了。

目前,判断一个人员在过去14天内是否到过重点疫情地区和国家,主要根据运营商提供的通信大数据,支持全国16亿手机用户的行程查询服务。但通过运营商的位置验证主要是通过手机所使用的网络接口归属地进行判断,所以也会出现个别用户因为身处湖南湖北交界,接收到疫区基站的位置信号,而被判定为高危“红码”的结果。另外,因为规则不明,判定标准不统一,也会造成很多人对健康码“变红”产生各种疑问。

因此,除了技术上提高位置数据的精准性,政府和平台也要及时出台健康码统一的管理细则和配套制度,做好高风险隔离判定的解释和申诉服务工作。

此外,由于健康码的日常信息依赖于个人的真实填报,而从近期部分疫情感染案例来看,越是有高度疑似感染症状的人,因为心存侥幸或者担心被隔离对待,越会故意瞒报和谎报。针对这类个人主观不愿意真实披露自己的信息的情况,健康码要根据逐步转变为根据包括火车、航班信息、运营商方面全网数据综合客观评判,以及通过个人出行时候在社区、办公点、公共场合、交通枢纽点的亮码验证进行数据跟踪,真正做到大数据溯源,解决陌生人接触史这类信息不对等情况。

当然,随着健康码大数据的完善,数据安全和公民数据隐私保护,也成为考验政府的数据监管和平台的技术保障可靠性的重要因素。

后疫情时代,健康码的长尾价值

疫情带来紧迫要求和我国数字化技术的成熟,可以让我们在短时间内就创造出一个惠及十数亿人口的国民级应用。除了解决当前疫情防控最难以应对的大规模人员流动和感染溯源问题,健康码的推出还将是一次最低成本完成扁平化社会治理组织平台的创举。

由国民级应用平台搭建、民众主动申报、大数据验证分析,数据实时更新的用户健康管理系统,健康码用了短短一个月时间,就完成了由科层制组织的政府机构可能要长达数月才能完成一次性信息采集的传统社会治理模式。

全国居民健康信息平台的出现,是继“资金流”、“物流”、“人口流动”、“商业流”等高度发达的“信息流”之外,建立起的更具数据价值的“健康信息流”,直接催生出我国数字社会的更细化的维度。

可以预见,由于从一开始,“健康码”平台是由居民主动申报,且简单易操作,只要基于合理的政策引导和可靠的技术保障,健康码就可以成为常态化的居民健康申报系统。

比如,健康码数据未来在获得居民授权的情况下,可以和居民的医疗保险以及医疗就诊系统打通,根据居民申报的体检情况、医疗就诊情况等情况,有针对性形成个人的医疗保障方案,也可以根据个人在健康卫生上的不同投入,给予相应的医疗保险的减免和奖励。比如,对于经常性体检、锻炼的人群给予一定的保险优惠奖励。

对于不能使用这一健康码数字平台的老人和儿童,家庭成员可以帮忙协助建立健康码账号,疫情期间出行可以携带实体健康码进行相关的健康验证。对于独居老人等特殊情况,社区以及当地政府部门应该有专人协助这些人完成健康码的建档,定期进行数据更新,从而避免像日本等老龄化国家出现的独居老人死亡数月无人发现的极端情况。

目前,我国推行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正是在以5G网络、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技术为中心,推动一个全面的数字化社会的出现。而健康码这一应用正是这一基础设施的先行探索的样本。以此为出发点,我们可以催生出更加健全和完善的社会治理与全民健康管理的数字化产业链条。

这一愿景的实现,肯定还需要数年的时间。对于政府而言,一项迫切的要求,就是打破数据分割,一方面实现全国数据在各地政府之间,实现跨部门、跨地域的共享,另一方面实现以政府数据为统一出口,充分利用通信、交通、医疗、保险等全产业链的数据共享,充分发掘居民大数据的多维度价值。对于平台而言,疫情期间的非常状况,人们可以几乎无阻碍地公开自己的健康数据。未来如何让人们愿意共享自己的健康数据,商业平台要付出巨大努力,需要在公民个人信息保护予以高度的保证和合规使用,以及在对用户的真实信息填报和授权上,建立完善的奖励机制和服务保障,真正打消人们的安全顾虑,提高人们贡献数据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作为疫情期间的“通行证”,健康码正在发挥着促进企业复工复产、人员有序安全流动的保障之责。而作为未来全民共享的“数字健康身份证”,健康码还要持续地迭代进化。而最终,这一健康数字平台究竟是最终花落一家,还是两家各自发展,也需要接受时间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