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决策参阅

栏目导航

站内搜索









超越竞争文化:致善式创新能否打造手机产业的“海法城”

在战火纷飞的中东土地上,有一个难得的和平家园——海法,这里有着美丽的世界文化遗产巴哈伊空中花园,更重要的是,各种教派都能和平共处。

听起来是否很不可思议?在现代经济社会,竞争和对抗已经无处不在,以至于对许多人来说,对抗才是自然的。但,竞争文化真的是不可避免的吗?或者说,抛弃富有侵犯性的竞争文化,也可能拥有繁荣的经济吗?

让习惯了丛林法则的竞争者来回答,自然是否定的。但在世界顶级的企业家与社会学家看来,这却是一个可行的、互利共存的未来社会典范。西华盛顿大学传播系教授迈克尔·克尔伯格就曾提出,时下的“竞争文化”从社会层面上看是不公平的,从生态层面上看是不可持续的,迫切需要发展相互合作的组织和方法。

恰逢OPPO未来科技大会2020(OPPO INNO DAY 2020)上,“跃迁·致善”的大会主题,正是对科技与人、竞争与合作的凝练与诠释。

我们可以从OPPO这个如同海法城一样的“异类”身上,窥见5G时代智能手机产业的发展规则。

寻路智能手机世界的海法城:论竞争文化的倒掉

竞争与对抗,几乎是所有经济活动的主题,智能手机赛道上更是一直硝烟弥漫,竞争型字眼从未缺席。新品发布会上PPT的数字碾压,隔空喊话友商,甚至社交媒体针锋相对等等,一个接一个喂饱了吃瓜群众。但无处不在,就意味着不可避免吗?

显然不是,OPPO,就是那个斗兽场中的“异类”。 细心的朋友可能早就发现了,OPPO是智能手机厂商中为数不多不会主动点名友商,发布会只与自家过往产品做对比,被攻击也很少辩解的企业。

一个“佛系”的存在,能够提出“跃迁·致善”的主张,并不让人意外,但围观者可能更好奇的是,为什么对不合理竞争敬而远之的OPPO,同样也取得了不俗的市场成绩。最近IDC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5G手机厂商份额显示,OPPO以16.2%的市场份额在国内排名第二,在欧洲市场以396%的份额增长拿下第五。

OPP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明永在活动中,将“致善式创新”阐释为5G时代OPPO的创新方向,OPPO为什么这么做,又是否能给整个产业带来新的发展潜力?

迈克尔·克尔伯格教授认为,之所以会出现白热化的竞争文化,是对其所产生的社会和生态问题的不恰当反应。而OPPO的“致善”选择,自然也应该回到其所在的生态环境中去寻找答案。

首先,大家应该都发现智能手机市场的流量红利早已过去,消费者换机越来越理性,通过白热化竞争快速争夺用户的方法已经行不通了。与此同时,短平快的竞争路线也意味着没有门槛,对手也可以用同样的武器与招式回击,这种竞争显然是不可持续的。而告别了拼参数、堆硬件的传统时代,智能5G的多终端交互与体验创新更需要以人为本的理念支撑,来建立一个长久有活力的创新体系。所以说,伴随着行业进入成熟稳定期,寻找新的产业文化自然成为应有之义。

另外,5G背景下的技术创新与市场发展更需要产业链各种角色的参与,在技术标准、智能制造、理念普及、应用探索等等各方面追求开放协作。其中,业务和体量都很大的头部手机厂商,更有能量推动行业从对抗主义转为互惠合作。

而且想必大家都注意到了,旧竞争观念不符合大多数用户的兴趣和价值观。近年来,互联网上兴起的反对狼性文化、拒绝不正当宣传、呼吁关注老年人使用智能机问题等等讨论热潮,无不说明用户在心智层面的变化,不再接受相互排斥的逐利文化,开始期待变革。

而一直注重人性关怀,曾经聘用聋哑人从事一线导购服务工作,打造老年人使用手机便捷体验等等的OPPO,此时提出“致善”也是水到渠成。

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两位哲学家,杜威和哈贝马斯,都曾提出过“合作探究”模式。他们认为,传统的对立模式会被理性、包容的集体解决问题模式取代,后者将具有革命性的影响。显然,OPPO也正试图借助“致善”,尝试为整个产业探索出一条用合作双赢,让各方潜力最大化的新发展模式,通向智能手机领域的“海法城”。

OPPO用技术跃迁打开的产业蓝图:互惠文化的崛起

当然,身处战场(至少目前看来依然是),一味善良并不足恃。因为如果你的对象是狼或蛇,善良就意味着自取灭亡。归根结底,追求“致善”在倡导平等、共赢的同时,也代表着放弃利用权力来支配对手、左右用户的能力。那么,重建发展优势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所以在一年一度最大的技术交流和展示平台INNO DAY 2020上,OPPO就借助诸多技术创新,让“跃迁”——技术层面的引领与强大,成为“致善”的底气与佐证。

先来说说今年的几款创新产品:

又见AR:在INNO DAY上发布的OPPO AR Glass 2021,是OPPO的第二款AR眼镜概念产品。相比于上一代产品,在佩戴体验、光学方案、交互方式以及内容生态等方面都进行了提升。

万物融合:OPPO CybeReal是一款AR超级应用,依托在OPPO云上建立的数字化物理世界模型,以及基于手机IMU、GPS、Wi-Fi、蓝牙等网络数据信息和手机SLAM、AI识景算法,可以实现高精度的全时定位和场景识别,用户在手机上安装了这款应用之后并开启摄像头,走到任何地点都能在摄像头拍到的画面中看到相应的信息,例如导航、商店活动、景点介绍等,打开了万物融合的新世界大门。

未来折叠:OPPO X 2021卷轴屏概念机,搭载一块最小6.7英寸、最大7.4英寸的无级OLED柔性卷轴屏,并通过OPPO自研的Roll Motor动力总成、双矩阵嵌入式离合结构和自研的屏幕动态区骨架叠层,从而实现了几乎“零折痕”、如画卷般自由伸缩的屏幕效果。收起时,如普通手机大小。展开时,成为面积更大的“平板电脑”,这是OPPO对手机终端形态探索的最新成果。

上述概念产品,以及即将发布的2个技术系统,相比去年展示的屏下摄像头、AR眼镜、智能手表、5G CPE等等,不仅“加量不加价”,也让人们看到了OPPO技术研发的爆发之年。

早在4G时代,OPPO的技术实力就不容忽视,双轨潜望结构、瀑布屏、屏下摄像头等等都曾给陷入创新瓶颈的业界带来一股清新之气。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发布 2019 年国际专利条约(PCT)申请数量排行榜显示,OPPO全球专利申请数量排名第五。

这些数字并不常被OPPO主动提起,正如OPPO 未来科技大会上所展示的成果与思考一样,没有搞“碾压式”竞争,也不拼参数、追性能, 在融合了OPPO在闪充、5G、影像、软件优化等领域的创新技术成果之后,今年的呈现,诸如AR打破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的边界,卷轴屏赋予了智能手机全新的可能性,所激发的不是消费欲、不是激发焦虑的“恐惧式创新”,而是更注重满足人们对未来科技生活的向往和探索,解决科技应用中的痛点,通过产品创新提升消费者的体验,进而描绘出人机共生的全新未来。

跃迁,在物理学中指的是原子从一个能量状态转变为另一个能量状态的过程。而从这场大会中,我们看到的不是“炫技”和“权力”,而是用科技来加持人对理想生活的想象,也代表了OPPO对产业未来发展路径的另一重思考。

手机产业的新游戏规则,意味着什么?

这种源远流长的创新文化,与OPPO的“致善”理念似乎隔着时空完成了一次呼应。不追求侵犯式的对抗与竞争,依然能做好科技产品,建构起独特性吗?OPPO用时间给了我们答案。

比起结果,我想读者们更希望从逻辑层面去推演实力与致善的合理性:追求致善,坚持守善,真的不会成为企业参与市场活动的软肋吗?

目前看来,OPPO所倡导的“科技为人,以善天下”,为其带来了两种能量:

一是反脆弱。当一个企业不在意短期的攻击,不过度反应,反而选择以合作、理性的方式解决冲突,那么必然不会陷入冲动决策的陷阱,也会让损失最小化,并降低未来冲突出现概率。这种“反脆弱”的能力,对于当下身处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的所有企业来讲,都十分关键。

二是一体化。相比排他式的竞争,只有互惠主义才能够催化出一个内部一致、相互促进的文化形态,从而让参与者能够彼此协作、相互依存,可靠地解决复杂而长期的问题,这正是底层研发创新所需要的。OPPO的科研技术人员告诉我,OPPO员工平时都在思考怎么做好产品,不会争强好斗将精力放在攻击与反攻击上,因为技术上的很多努力往往需要五六年时间才能发挥作用。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也正是因为OPPO的善,员工才得以“抗干扰”,保有长久的专注力,并互相协作,进而缔造出未来科技大会上的种种黑科技,让多年研发投入真正开花结果。

纵观人类历史的漫长进程,但凡偏见、战争横行,都是未成熟阶段的表现。智能手机产业经过了红利竞争期,驶入全新的5G赛道,自然也需要新的游戏法则,来引领行业的有序发展。想要从针锋相对转变为互利共赢,“跃迁”与“致善”,既是方法,也是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