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决策参阅

栏目导航

站内搜索









新《著作权法》实施 创作侵权难辨“真伪”

  从后台竞争走向台前,“版权保护”的议题变得多了起来。6月2日,在2021中国网络版权保护与发展大会——“短视频版权保护的挑战与协同治理”活动上,不少嘉宾聚焦在了一个话题上:在人人能成为创作者的今天,创作者一面要保护自己的版权,一面担心会落入侵权的范围,二次创作合法的边界究竟在哪?

  6月1日,第三次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正式开始实施。新《著作权法》完善了作品的定义和类型,也加强了侵权处罚力度。而在这样的背景下,还有另外一个无法忽略的事实:短视频的繁荣。

  根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截至2020年12月,在9.44亿的网络视听用户中,短视频、综合视频、网络直播和网络音频的用户规模分别为8.73亿、7.04亿、6.17亿和2.82亿,日均使用时长分别达120分钟、97分钟、60分钟和59分钟。其中,2020年短视频贡献了1000万新网民。网民对短视频的使用率为88.3%。除了人数增长最快,短视频还在持续抢占用户注意力,53.5%的用户每天都会看短视频,且相较综合视频等来讲,短视频的用户忠诚度最高。

  在北京文化娱乐法学会版权研究会副主任李颖看来,长短视频之间的争夺,实质还是商业模式和流量之争,“因为短时间迎合了用户对碎片时间的需求,它的分发和广告投放更加有效率,内容更为年轻人所喜欢。互联网的竞争已从‘增量’的竞争转为‘存量’的竞争,所以短视频的发展对长视频的市场份额和它的内容采购构成了一个非常大的冲击和压力。”

  事实上,新《著作权法》正式实施之前,版权保护的呼声已在行业内得到了响应,并随之展开了一次次行动。2021年4月9日,腾讯、爱奇艺等 70多家影视单位联合发布声明,呼吁维权;4月23日,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等影视传媒单位再度针对短视频侵权现象发出联合倡议。“从今年4月份开始,短视频侵权投诉量开始有了非常大的增加,如以周计算某个短视频平台的侵权,他们之前每周的投诉量有5-6万条,但到了4月的第4周,因为长视频的一个集中投诉,就上升到了每周约15万条。”李颖介绍道。

  如何平衡“版权保护”与“鼓励创作”,是版权保护各主体面对的根本问题。而在强调版权所有方权利的同时,也引发了另一个问题:“误删”。

  根据12426版权检测系统数据,2019年1月1日-2021年5月6日,平台所检测到的盗版视频共计2056万条。而根据12426发布的《2021年中国短视频版权保护白皮书》,腾讯视频、好看视频、西瓜视频、网易新闻等主流平台积极治理二次创作短视频侵权,前20名主流平台在收到通知后,累计已删除1323.15万条侵权短视频,占下线总量的89.5%。

  李颖表示,对于短视频的侵权下架,首先是相关短视频平台收到来自长视频主体或者相关委托监测机构发布的要求下架通知,短视频平台再根据删除通知依次对视频进行人工审核,判断是否使用合理。但面对工作量的飙升,人工很难对单个视频进行仔细的斟酌与判断。

  目前国内外主要的版权过滤技术有两种:一种是视频指纹比对技术,通过提取出短视频里面的画面(关键帧),然后拿着这些关键帧去版权库里面搜索(图片搜索),通过搜索结果来看是否存在潜在侵权内容;另一种则是关键词匹配技术,通过关键词来召回视频标题、简介中含有关键词的短视频,然后交由人工判定是否需要下架。

  但现有的两种技术都存在缺陷,从而导致“误伤”概率变高。首先,难以获得版权介质,长视频平台等不会将其版权内容提供作为比对审核依据,短视频平台难以获得完整版权库,难以进行准确审核;其次,非常依赖人力的资源进行判断;第三,关键词匹配误伤较大,很多内容经过人工审核之后,其实并不构成一个侵权。目前较多的权利主体或监测机构,声称监测结果基于指纹比对的结果和技术,但出于成考虑,很多时候都是采用关健词过滤,造成很大的误伤。

  要解决上述问题,一个关键的主体就是:“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李颖表示,在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是作者和使用者,如去遵循一对一精准授权不太可能,建议在法律上尝试扩大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的权限,推行集体管理。

  与此同时,她也表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自身有不少问题待解决,如集体管理组织本身资质、人员、制度等处于初级阶段,较难得到大的权利人信赖而授权集体管理,手中作品较少;市场授权渠道少、没有清晰授权渠道,版权分散而流转情况复杂,大视频平台某些权利也不在自己手中;大量电影电视剧的信网权在长视频网站手中,其有短视频平台和维权力量,未必愿意进行集体管理;授权价格可能较高而超出承受能力,即集体管理组织常常打包进行,费用可能过高而超出平台承受能力,同时几家长视频公司是否会达成过高的价格同盟;集体管理打包的影片等是否有业务需求,价格和计费标准是否合理而能够承受。热播剧是否包括会授权。

  具体实践上,二创侵权的断案也较为棘手,“我个人认为新著作权法对短视频或二创问题的法律适用没有太大影响,目前这类案件最难的其实是平台责任的认定,尤其是涉及算法推荐的案件。”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五庭法官张璇说。

  二创侵权影响较为广泛一个案件是“《延禧攻略》擅播”案。该案已在2019年开庭,但未宣判。爱奇艺认为“今日头条”传播并推荐了截取自电视剧《延禧攻略》的1314条短视频,侵害了该网站信息网络传播权,将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今日头条”)诉至法院,索赔3000万元。

  此前有媒体报道,根据广州互联网法院6月1日发布的互联网内容平台案件审判情况,今年以来,涉短视频侵权纠纷数量同比上升31.2%。法院审理发现,涉短视频侵权行为包括平台用户上传、平台自行上传、平台算法推送等多种方式。从平台抗辩理由分析,采用避风港原则占比达76.1%。内容包括:未收到通知或侵权投诉通知未构成有效通知、对侵权事实不构成明知或应知、已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等。但在已判决中获支持的仅占主张案件数的21.3%,凸显避风港原则被滥用的现象。

  原标题:新《著作权法》实施,创作侵权难辨“真伪”

  谢楚楚